Antelope

【姚谭】撩吧撩吧 3

#不想说话了 只有一个土下座送给大家

#姚谭突然多了好多粮  吃的好开心 谢谢太太们55555555(青蛙狂舞.jpg)

#下章再不完结直播吃X  


3

姚滨难掩兴奋之情,但在外人面前又不敢太逾越,规规矩矩亦步亦趋跟在谭宗明后面。到了地方以后几乎是从车上跑下来给谭宗明拉车门。谭宗明从车里一出来看到的就是一张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笑脸,着实愣了一下。

谭宗明带着姚滨往里面走,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立马迎了上来,不客气的搂住了谭宗明的臂弯:“哟,谭总这是有伴了?”

姚滨刚要接嘴,就发现谭宗明俨然和这女的很熟的样子拍了拍人家的手安抚性的说道:“哪能呢,你可别瞎说。这是我的新秘书,姚滨,姚家的小公子,到我这历练一下,以后可要你也多多提携。”

那女人颇有兴趣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姚滨,眼波流转间就媚意横生:“倒真是少见你对别人这么上心。”

按照在从前,姚滨早就冲上去问她要电话号码了,她完完全全就是照的姚滨,不,所有男性梦寐以求的样子长的。可看着她跟谭宗明那么亲密无间,姚滨哪还想着要电话,不上去把人家拽开就不错了。

姚滨心里不是个滋味,扭身就跑去了洗手间独自生闷气。他是不愿意这样,也想做原先那个没喜欢上谭宗明的肆意妄为的姚小魔王,可他不是,他现在只是一个喜欢谭宗明喜欢的要死的普通男孩子,他原先以为自己的富有在谭宗明面前都不算什么。要真说他有什么好的,大概也就这一颗烫手的真心了吧。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谭宗明带来的,是谭宗明的人,他要是现在闹起来,多给谭宗明难堪啊。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想谭宗明呢。为了他,也绝不能在这里耍小脾气。

谭宗明眼睁睁看着姚滨气鼓鼓地跑走了,刚想抽出手去追,却又被女人拉住:“谭总,我看那小子对你有意思啊。”

谭宗明笑:“我知道。”

女人挑高细细画过的眉毛:“知道你也不给人家个态度?”

谭宗明无奈:“他还年轻,我可不了。”

她瞪大眼睛:“你怕了?这可不像你。”她眼尖地盯到姚滨已经从洗手间出来,探头寻找谭宗明的身影,随即拉着谭宗明转了个圈找了个好角度,勾下谭宗明的脖子在他耳边说道:“我们来做个小测验,看看姚小公子到底有多喜欢你。”

 

姚滨一出洗手间,才找到谭宗明就被气了个半死。从他的方向看过去,谭宗明俨然是在跟那女的调情。

这算什么?这几个月他们相处的感情都被狗吃了?他才不信谭宗明会看不出来他对他的想法,毕竟姚滨才真真正正是那个处于被动位的人。姚滨真的是快哭出来了。

他活了二十多年的人生,从小被宠到大,不愁吃不愁穿,想要什么有什么,第一次拉下脸对一个人这么上心,到头来自己的真心还是被践踏。亏他还傻傻的以为他们是两情相悦。该说他的预感真成真了?可他真是高兴不起来。

 

姚滨是忍不下去了,从人群中挤出去就跑了,蹬蹬蹬跑到车库里就把车开走了。

姚滨把车开得飞快,他愤愤地想:就让谭宗明自己走回去吧!也让他吃点苦头!

然后转念又是:谭宗明没了车,大把的男男女女争着送他,这不又给别人创造了一个机会吗!

姚滨又把自己气了个内伤:自己怎么就这么蠢呢!没见过把人送到情敌嘴边上的!姚滨放缓了车速,想着要不要还是回去吧。但又想到谭宗明撩妹的样子,又咬咬牙一狠心把车速飚的更快:去他的谭宗明!人家不喜欢你你还凑上去干什么!姚滨你是不是贱!

姚滨把车开到MINT酒吧大门口,跳下了车,熟门熟路就跟调酒师招呼上了,不一会儿就在他面前摆了一排色彩斑斓的酒。

姚滨摆弄着酒杯,盯着里面颜色多样的酒液发呆。谭宗明就跟这酒一样,一会儿是这个色,一会儿又是那个色,谁都猜不透,可偏偏好看好喝,度数又那么高,尝一口就醉了。这能怪人家不是好酒吗?只能怪自己酒量不好吧。

姚滨闻到谭宗明的气味,惊喜地转过头,以为他追着找来了,却发现后面谁都没有,倒是有一群虎视眈眈端着酒杯准备过来搭讪的男男女女。姚滨动了动自己被伤心侵蚀的迟钝的脑袋,后知后觉发现是自己身上西装的味道。

姚滨脑子里全是谭宗明撩妹的样子,乱得很。他突然发狂一般将自己身上的西装扯下,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然后灌了一口酒,接着站着发呆。就在旁边人快忍不住准备上来搭讪的时候,姚滨又突然动了,红着眼睛像对待珍宝一样把西装捡起来,仔仔细细地拍干净,小心翼翼地叠整齐,然后轻柔地抱在自己的胸口。

姚滨又干了一瓶,余光瞄到周围那些准备对他下手的男男女女,悲哀地用手背挡住了酸涩的眼睛:姚滨啊姚滨,你这么好,有这么多人喜欢你,可为什么这些人中偏偏就少了一个谭宗明?

 

再说这边谭宗明被女人拉住,看着姚滨脸上精彩的表情变化然后到他气愤的冲出大门,刚被女人松开挽住臂弯的手就想冲出去追人了。

女人眯着眼睛笑:“谭总,你也很喜欢他嘛,还不去追?”

谭宗明难得没一个好脸色:“要你废话!”说罢就向周围朋友告辞,扭身去追姚滨了。

 

谭宗明一出门就看到自己的豪车绝尘而去,立马拦了辆的士要司机跟紧那辆车。谭宗明坐在副驾上心急如焚,恨不得自己插一脚去把油门踩到底。司机无奈的说:“先生呀,你别急伐,我已经开到最快了,只是前面那车太好,我追不上呀。”谭宗明随口应着,焦急之情没减上半分:车开那么快, 他真的怕姚滨出事。

 

好在姚滨一路上虽风驰电掣,还是平安无事的到了酒吧。谭宗明远远的看见姚滨下了车,不禁又催促司机快一点。等到了酒吧门口,谭宗明才发现自己东西全在姚滨开走的那车上,要么就在姚滨那,自己身上是真的一分都没有。谭宗明尴尬的停在那里,下车也不是上车也不是,谁能想到一个平时手上过几千万都是常事的大老板竟然付不起出租车钱。谭宗明一摸口袋:这倒好,连手机都在姚滨那,被人家一起带走了。

谭宗明苦涩的想:照这个样子,要是姚滨一走,自己真要去了半条命,成个流浪汉了。

司机眼尖,看出谭宗明的困窘,爽朗地一挥手笑了:“小子是在追女朋友吧?当年我也为爱情这么拼过。你快去吧,可要把人家哄好了,别再惹人家生气了嘛。”

谭宗明连说了几声谢谢,跳下车迈开两条大长腿就跑了。

 

谭宗明一路上扒开那些个乌烟瘴气的男男女女,在吧台找到了喝得醉的没了骨头趴在台子上的姚滨。他一看姚滨面前那一排的酒杯都已经空空如也了,禁不住叹了口气。年轻人就是不让人省心。他试着拽了拽已经不省人事的姚滨,发现这小子看起来瘦削,实际上还是有一定的吨位。他这一拽姚滨一动,西装就从怀里掉了出来。谭宗明蹲下身把西装捡起来,起身时正好直直对上姚滨的脸。姚滨眼睛鼻子全是红的,一看就是哭得狠了。

 

谭宗明耐心地拍拍他,把他架到自己身上:“姚滨,姚滨?我们回家吧?”

姚滨迷迷糊糊从肿大的眼睛中睁开一条缝,也不知道认没认出谭宗明,嘟囔道:“好。”接着他又小小声地自个儿咕叨着什么。谭宗明凑近了听:“什么?”

姚滨又念叨几声,突然大声喊道:“我要宗明宝贝送我!”

谭宗明吓了一跳,但也好言好语哄着:“行行行,送送送,走吧。”

谭宗明看看刚那些围在旁边准备下手的基本都被姚滨那一嗓子给嚎走了,只有那酒保还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估计也是与姚滨相熟的人。那酒保见谭宗明一身自己都没见过的牌子,估计是个大头,也不会把姚滨怎样,而且估计姚滨买醉也是为了这人。说不定就是两口子吵架呢。他继续擦着杯子,头都不抬,催促谭宗明把人带走。

 

谭宗明费力地搂着姚滨,忍受着他一身酒气的在自己颈窝乱蹭乱亲,好不容易将人安置在副驾上了。他喂了姚滨喝了几口水,拍拍他的额头:“姚滨,你把你家钥匙给我,我好送你回家啊。”

姚滨显然是醉的不清,动作都迟缓了许多,掏了半天掏出来一把钥匙。谭宗明就觉得这钥匙怎么这么眼熟呢,想了半天,才想起这是自己家的钥匙。谭宗明真有点怀疑姚滨是不是故意的,可他扭头看姚滨,分明就是一副醉疯了的样子,歪着头已经开始在副驾上呼呼大睡起来,四仰八叉的没点儿正形。谭宗明拿了张纸给姚滨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拇指心疼地摸摸他红肿的眼眶,才开动车子回了自己家。

 

保安没看到跟在谭宗明一起回来的助理小哥,不禁诧异地问了一句。谭宗明一面讶异连保安都知道姚滨了一面苦笑着让开一点示意副驾上睡得正香甜的姚滨。保安了然地点点头:“谭老板,不是我多嘴,这个小哥对你上心的很,我估计今天喝成这样也是帮你挡的吧?你可要好好照顾人家。”谭宗明想他虽然不是帮自己挡酒,但喝到烂醉如泥也确实是自己的原因,于是就点了点头进去了。

 

今天至少有三个人跟自己说过要追姚滨对他好一点了吧?谭宗明有点心虚。怎么弄得像他平常都在虐待他一样?

 

他把人搀进家里,安顿到沙发上,累了个半死,还没喘口气就又想起来要给姚滨解酒,去跑去厨房冲了杯蜂蜜水,一回客厅就发现姚滨不见了。他顺着洒落了一地的衣服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有点想把水全洒在那个只穿着一条三角裤衩大喇喇地抱着【谭宗明】的枕头在【谭宗明】的床上睡的跟猪一样的人脸上。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谭宗明真是对姚滨没话说了。

 


评论(10)
热度(107)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Antelope 转载了此文字

懒人。
努力做一个傻白甜嘿


易烊千玺我的命
山田孝之
陈伟霆
Severus Snape

© Antelope | Powered by LOFTER